忽如远行客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金光/默空】silently vivid 02

ooc预警!!!!


*默空粮食向


@雁序纷飞 勉强挤完第二章,体能测试加油!(。)




02



这位默先生,据说年岁与史艳文相仿,面貌却显得出奇的年轻;对于个人以及房间环境的整洁也有着异乎寻常的严苛要求,仿佛与他谜一般的面相是某种奇异的呼应。对于史仗义生活习惯上的各种不拘小节,他只说在青春期过于放纵自己如此邋遢着实有害于少年人今后的漫长人生,而史仗义总是默默在心里反驳:明明是你有洁癖,无药可医的洁癖。

对,是在心里默默反驳——即便平日多话如史仗义,在默先生面前也不得收敛一些,以免自己不恰当的言辞在不恰当的时候勾起这位教授的谈兴,将他那总能给你意外之喜的锋利口舌以手术刀般的精准捅进他飞速旋转的心眼儿,来个无比惨烈的强行制动。

可怕,太可怕了。史仗义想到这些的时候,正是在去往盥洗室洗漱的路上——经过简短的思想斗争,他终于放弃了那双沾着泥痕与灰尘的球鞋,选择让脚趾呼吸一下清晨新鲜的空气与阳光那凉丝丝的味道;突然袭上心头的回忆让他胸口窒痛了一秒,史仗义伸手摸了摸,闭上眼回忆起那心痛的一刻以及之前的千千万万刻——

那种感觉,大概就叫做……窒息。

啊,真的……简直,不能呼吸了。

但更可怕的是,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觉得这样一个全身布满奇异槽点的中年大叔好玩起来的?


外面走廊里,忽然响起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不吵闹也不杂乱,于这一层病区的安静祥和氛围丝毫无损。但默苍离的耳朵仍告诉他,这脚步声陌生里透着股熟悉,着实是特别的。

教授脑海里飞速闪过中二病、话痨晚期、爹的宝贝、豆芽与菠菜等关键词,不过几秒工夫,完美契合这一系列形容的人便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了。

“早上好呀~教授。”

默苍离闻声转头,看到门框边的史仗义。少年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逐渐暖和起来的阳光里,他看起来充满了朝气和捣蛋的活力。这样的一日开端,似乎也不错。

默教授感受着心绪的安宁平稳,八风不动地道了声早。于是史仗义就想开心地直扑过来,教授眼光一扫,忽然锁定到他脚下硬是让他止了步。

“教授这么凶干嘛……我特意换了干净的鞋子啊。”细瘦白皙的小芽菜诚恳地笑道。默苍离继续用低温的眼神封锁着他(脚上的鞋子),芽菜心有灵犀似的,迎着他审视的目光,翘起十个白晃晃的脚趾头。

「教授教授,你看我们也很干净~」


太生动了,默苍离忍不住自动给它们配了音。

“进来吧。”他点点头。史仗义跑过来,扑通一声坐在他脚边。默苍离本来已经拿起一本书,但史仗义这一屁股的声响大得刻意,简直由不得他不多看他一眼——为了让我瞧这个,你自己摔得不疼吗?默苍离看着少年从裤兜里摸出的元邪皇,心想。

但默教授终究是个善解人意的人,也是会对他人表露关心的,虽然总体来说极少见——例如现在。所以他表示史仗义可以坐在自己床上打游戏机,毕竟秋天的早晨温度很低,地板太凉了。

“哇——啊我是不是听错啦,深度洁癖的默教授竟然允许我刚刚擦完地板的裤子坐到他的床上,你确定我走之后你不会叫人立刻把床单换掉吗教授?”

史仗义抬起头,圆溜溜的眼睛瞪着他,机灵清秀的面孔看起来可爱却更⋯⋯可恶,因为从学术角度来说,他钟爱的垃圾话是默苍离最无法容忍的东西,在他面前废话连篇的学生,还没有一个被他呵斥过还能憋着不哭的。
但教授没有发作,只是轻轻把书合上,在少年绿油油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再吵一个字,我就叫护士长来了。”

“啊哟不要不要,我错了教授!要叫您也别叫樱吹雪前辈过来!”史仗义十分配合他地连忙缩头躲避,但还是让那本皮面书落在自己额头,然后——忽然滑落到默苍离的腿上,在他两个清瘦的膝盖之间卡住了。

史仗义吐吐舌头,将书本拾起,递回到默苍离手上。教授白皙纤长的十指抓牢了它,他才从地上起身,转到一旁的床上坐下去。

“教授你⋯⋯”

“谢谢。”默苍离说,慢慢地又把书打开,一张张朝后翻去,寻找刚刚被打断而失落的那一页。

书页簌簌作响,阳光在好看的指尖上恣意闪耀——但史仗义看见的是,默苍离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