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枝折雪长埋。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啊……没什么可说的😂

明天开始就起稿ORZ

霜华扶桂。

-----------------

我流瞎摸……

祝有缘看到的道友佳节愉快(˶‾᷄ ⁻̫ ‾᷅˵)

【试验性写作/默废】非友

默废CB。

----------------------------

废苍生:

当你见此字句,请知悉:这是你我间最后的道别。

我已经带走墨狂,并且会找一个地方将它埋葬。从此废字流便可消失,同样也可重获自由。我留下这本诗稿和这张唱片——在你看来决不像是我这种人会使用的东西——与其说是给你和史精忠,不如说是出于一点私心,提前替我自己写下的祭文:我想祭奠二十年前的自己。此一去或十死无生,但我并无恐惧,只因为这些年来我已确信,真正的我——最初与你相识时的那个我,不知在何时便早已经死去了。

你总怀疑我做下的选择是否轻率,又认为我抱持师尊传下的遗命,是执意深陷于过去。现在想来,你的确不曾看错我:二十年来,我想望未来...

「覆骨云红琉璃青」!

xxxxxxx

(表示我有研究出处……

【默俏】荒夜


又被剑影18的剧本伤害……x

---------------------------

「抱歉,我们从前认识吗——或者说,见过?」

绿衣的人——或不知道是什么草木所化的精怪——没有回答,提起一旁的枯枝,将欲眠的篝火拨醒了一些。

火焰轻唱,令俏如来渐渐感到迷糊。这倒是有一点趣味的相逢……似是而非的熟悉感,如同将指尖贴近窗纸,也得到了外面月光的温度。

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那人忽然说话了。

『我熟悉你身上的味道。』

「或许……我与您曾去过一样的地方?」

俏如来强忍着困意答道。这着实不太礼貌,他想;但意识开始不受控制。火光的温暖似乎在他体内触发一场冰融,血液好像都流动得快了些,像初春时挟碎冰而下的山溪,流动间又吻过微...

大型青春校园喜剧

是有毒脑洞惹,转完发现自己嘴角有老母亲笑容(

杏仁调和鱼:

前情提要:开学前约了个炮,开学了发现对象是自己老师。
韭黄提议赤俏,我提议默空。
@焚雪映归途 
停云:俏会约炮的话,这里面应该有个神秘的第三人:俏的暗恋对象。求而不得【
我:你get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俏不太可能约炮,那可能是为情所困,或者被人怂恿。
停云:我觉得为情所困比较可能!!独自买醉【
停云:你默空大概是歌舞片
我:空主动搭讪233333
停云:空知道默是自己大哥的老师吗
我:不知道叭!
停云:默知道吗23333
停云:第二天清早默苍离醒来,凝视枕边人。突然一刻福至心灵,想起了自己那个还在实验室肝论文的学生。“真的是,不知何时...

【金光/默俏】惊蛰



*不太CP的默俏。

*其实是某一刻的完整版,垂死挣扎地补完了,否则恐怕本月又要交不起作业ORZ


*如果硬要找一个反派那就是根本没有出场的代总统玄师叔了(。估计敏感词太多了找不出,换链接吧ORZ

*还是可能……雷,感到不适请尽快右上角❌


---------------------

https://seesilence.wordpress.com/2018/05/06/


-------------------

以下的废话完全可以不看




长大的步骤之一就是作出自己的决定。说起来轻松但实际上第一步往往很难……最近发生了许多事,心情时常低落,也看到很多关于「主义」的批判...

【默俏】某一刻



史精忠坐在默苍离对面。他努力保持着坐姿的端正,双手规规矩矩地平放在膝上,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好将全部的精力贯注在对默苍离的凝视里。

可他的骨骼和血肉又都在作痛,仿佛体内被穿入了无数条细而韧的丝线,将另一个他自己死死地束缚着,动弹不得——是那个想用力抱住眼前人、在他面前痛快地流一场泪的自己。

他很想告诉默苍离,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和他站在一起——但并非是出于年轻人激烈而盲目的爱情。恰恰相反,随着对默苍离的爱情而来的,是一个漫长而寂静的寒冬。他在那冰天雪地里蜷伏着思量了很久,心口的一团火焰从炽烈到衰微、终于又颤颤巍巍地重新明亮起来。

无可避免地,有些东西化成了灰烬;但寒风也没能带走它。他的心底如...

默杏《草木逢春》插图存档


-----------------------------------

完售好久了才想起来传图,好几个月了因为工作关系都没有打理过lof,是我太懒orz

算了一下参了大夫的好几个本了,大夫实在是好主催,一直愿意带我飞,一年多来多多少少也算进步了一点……(。

虽然说并不是始于什么很大的契机,但还是希望哪怕是非常不起眼的缘分也能继续下去,算是自己的愿望吧哈哈哈哈哈【【【

琉璃生华。

没什么的构图,上一次发图竟然是两个多月以前,是真咸鱼了ORZ

【金光/默俏】识君 8-10



*写到奔溃,当写手好不容易啊ORZ

*一切ooc属于我(。)

*一堆史家人打酱油(不是,用了新金光设定,就不提女神龙和菁菁了。空帝名字没出现,不过他也好好活着的x

*先放着慢慢再修吧…

--------------------

8

“……钜子。”

一声突兀的呼唤,让沉思中的俏如来忽地回过神来。扭头时马车方越过一道坎重重地一颠,他一时不防,额头险些撞上车厢低低的天花板。

这似乎超出了苍离的预料,他的脸白了一下,大叫了一声“先生!”扑过来想扶住他;第二阵颠簸又毫无预兆地袭来,比第一次还要猛烈,他就没能稳当地抓住俏如来,反而跌进了对方怀里。

外面隐约传来一声马嘶,驾车的墨者一把掀开车帘,探进半个脑袋来:“钜子——”...



生世多艰殊途终归一路

泉下相逢,应仍识你音容






-------------------------------------------------



7月7日编剧杂谈观后作,强行抠糖……【。

渡世大愿会圆满。

实在很糟糕的练习……没资格自称鱼吹_(:з」∠)_

画完的一刻完全感受到了我有多渣。真的太久没认真练习过了…………


并不科学的默欲年龄操作【。

【金光】山海无歧



时间线非常交错的默欲CB

真是⋯⋯我在写啥_(:3」∠)_

只是突然觉得比以前更喜欢su——相了(。

在尘世里,他已经是个无畏的证道者了。所以又何必执着于天际高飞的凤凰呢?

-----------------------------

也许欲星移现在也不会在意,究竟当初钜子和九算,谁的选择才是正确了。纠缠于一个问题的是非,毕竟像是孩子才会做的事:执拗、纯粹而坚决,当然——也短视。

他们曾以为自己选择的路通往理想之国,但随后的旅程证实,路途上的每一步明明都陷阱丛生。所谓光荣,自古以来总与荆棘同在,他怎么能忘记了这一点呢?

及至后来,理想的光辉渐隐,因为荆棘丛着实深密,斩断它们成为了旅程本身的意义。他一次又一次折...

罗浮春早。

鷇叔的拂尘上加了私设琉璃坠(。

---------

我还是个正常的粉……😂

云中信。


默雁本《云中谁寄》完售存档。

看了看完成时间是三月初……其实这两个月里还是有画别的,但是都还不能发……

复健仍然任重道远_(:з」∠)_


【金光/默俏】识君 7



7

俏如来的羽国之行结束了。苍离跟着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踏上羽国之外的土地,只觉得太多事物都那么新鲜,简直要看花了眼。

其中一多半的原因则是,他发觉自己忽然间就告别了孤身一人的日子。

会这样觉得,并非是因为从未得到过别人的帮助——若没有平鸾村村民时不时的接济,他一个来历不明、无亲无故的孩子恐怕根本活不到现在;而俏如来与他们都不一样。他显然将照看苍离当作一件重要的职责供在心头,自相遇以来,这孩子的衣食冷暖便成了探查地脉之外最值得他操心的事。

他们在中羽边境停留了几日、遇见外出游历行医的修儒,对苍离的伤臂做了初步的治疗,便又分开了。修儒临走前,着重强调了一番骨伤初期必须细心养护的重要性,俏如来一字不落地记了...

【金光/默俏】识君 6



6

很快,苍离就知晓了这位收留自己的好心人真实的身份。

俏如来温和周至的关照,自然地让他心底萌生了依恋,虽然有时也疑惑自己同他「师尊」的渊源,但他不问,俏如来也不答,这疑问便仿佛不存在,反而沉淀下来,成了维系两人关系的纽带之一。

俏如来看起来仍然显得很年轻,神情却总是化得很淡,收在他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两人的年岁仿若父子,一路相伴又好似师徒,但俏如来从不让苍离唤他师尊。

他说:“我本名史精忠。你就按这个俗家姓名,选你喜欢的方法叫……好吗?”

当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为何刻意回避师徒之称?苍离听去了,望着面前纸上刚刚落下的字迹,觉得摸不透这位先生的心思。

他虽头脑聪敏,终究缺了太多父母与先生的关爱教诲,诗...

【金光/默俏】识君 5


可能有OOC,望慎入_(:з」∠)_

5

“「羽国人生来发色和肤色都深,体格也较高大,那个策天凤脸色却苍白得像雪,头发是浅翠色,像是那些生在南暖之地的中原人——在宫里再显眼也没有了!他那眼睛也是深红色、和这个小鬼一样,他们连鼻梁和下巴长得也是一模一样!」

“「这个策天凤当年助雁王入主东宫,新帝登基未久便又搅弄风云、掀起王都战乱,最终被先王的羽骑千里追杀,在云天关外销声匿迹……大家都以为他被杀死了,但这么一个可怕的人,哪会轻易就死?他离开了,羽国消停了二十年,可现在——你们看,他又回来了、又回来了呀!你为什么要选择我们这样一个小地方,你想要再在羽国造一场大灾祸、为什么偏要从我们这一木一鸟都没有的穷村子...

【金光/默俏】识君 4



4

纵然得到钜子的格外关照,苍离谜一般的身世仍然摆在那里。好在前任钜子已逝世多年,如今留在俏如来身边的旧人所剩无几,他这副相貌虽然不便多见外人,倒也不至于引起太大风波。

俏如来带着这酷似默苍离的孩子,沿地脉异动的地点一路南行,顺道探问他的来历,结果却令他暗暗惊异——除了出生之地和姓名来历,苍离对自己的父母、亲邻一无所知,心智却还比同龄的孩子更成熟些,并不像幼年失怙、常年无人教导的模样。

他的手臂也伤得颇重,修儒看后,说是创已及骨。据他自己讲,是从自小居住的村子里逃出来时、不慎滚落山坡摔伤的。

“那你为何要……走?”俏如来托着他被上了绷带夹板、动弹不得的胳膊,已能想像这孩子离乡时的境况。他不欲再刺激苍离...

【金光/默俏】识君 1-3

说明:

*2980字的惨剧……

*一个去年的脑洞,当作群作业随便写完吧……希望不会太拖😂

*默俏比较偏师徒向

*半原剧背景,有少年版默教授二设……雷请勿入ORZ

-----------------------------

1

风起在傍晚时分。

初秋的天气仍带着暑热,书房的窗便一直敞着。端坐在桌前的少年忙于书写,大半日过去,字纸已经密密地成了一摞。忽地窗外一阵窸窣,纸张全被吹飞了起来,顷刻间飘得满屋都是。

少年顿了顿,将一张糊到脸上的纸摘了下来——那纸上的字行方开了个头,墨迹滴下未及晕开,沾了豆大的一粒在他挺削的鼻梁上。他搁下笔,跳下椅子——相比他初长成的身量,书桌与椅子都显得过于高大笨重了——慢慢地,将散落的...

好久没动笔…………每次都是复健😂

一条路两程风雪。

---------------------

《青青子衿》完售存档+默教授退场纪念,2016年因为金光认识了很多可爱的朋友,希望17年和大家一起继续爱默教授和俏俏 ⊙▽⊙

【默鷇默】闻心

搬一个双男神跨棚拉郎片段……
OOC部分都算我的(。

默苍离不知道的是,他眼下所待的地方,与曾经的罗浮丹境并不相同。

梅树夹蹊,花落满檐,是一处再好不过的隐逸之乡。大概已经没人记得鷇音子曾静修的罗浮山上终年人声杳寂,旷古风声是他最熟悉的过门之客。

终究,他们都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了。琉璃串在他袖中,发出泠泠的轻响——默苍离取出来托在掌心,心想既已留下琉璃树在人间,这东西终于也没了归处。

“久等了,默先生。”

鷇音子端茶推开门,便看到新结识的青衣友人端坐在书案前,铜镜竟不在手。而他的拂尘正在那人手里,雪白的末端被捻在指间细细把玩。

“一柄拂尘而已,不若先生的铜镜暗藏玄机。”

他将茶放下。默苍离抬头看了看他,将拂尘双...

【金光/默俏】往昔

*随便写写的超短小篇……

*默俏的……不知道算是什么向(。

*基本设定同上一篇《你我》


------------------------------------------




“教授⋯⋯教授?”

默苍离从书本上抬起眼。新来的研究生之一探询似地望着他,表情有些局促。

“什么事?”

“啊⋯⋯是这样,新搬来的书有些多,院系的图书室还要整理,暂时没有地方放了⋯⋯可以先在您这里⋯⋯存一下吗?”

学生说着,指了指办公室另一侧空着的书桌。桌面上还有少量零碎的物品未及归置,但若理一理,显然还能放下不少东西。

那张久已无人坐过的椅子,应当也能搁下一两摞书的。

默苍离这样想了想,便轻轻一颔首,表示可以。

新生...

【金光/默俏】你我



说明:

*默俏CP向,活着的人思念故去的人。

*OOC,可能有雷,辣眼睛渣……

*蝴蝶是从小被俏哥抱回家养的萨摩耶,名字其实和凤蝶没有关系😂

----------------------------------------------------

阳光很暖,将青草晒出浅浅的清新味道。

这样的氛围,很适合找一片柔软的草地坐下来,再给自己一点时间,什么也不想——虽然有违默苍离一贯的作风,但这一次,他竟然有些犹豫。

他停下脚,抬起头,望向眼前浅浅高起的草坡。四五个孩子正在上面打滚玩闹,笑语晏晏,远远地传进教授耳里。

默苍离听了会儿,忽而意识到自己方才走了神。低头看看脚边,恰对上蝴蝶圆溜溜的眼睛;狗儿望见主人,便咧...

有女装请注意避雷!!!!

有女装请注意避雷!!!!

有女装请注意避雷!!!!

唉不过按LOFTER发图的格式估计说三也妹有用_(:з」∠)_


练习……


一个有病的同框。天冷了烧粉证取暖……


想画小裙子性 转,然鹅被自己的烂技术气哭【。左边的妹砸你是谁……

【金光/默空】silently vivid 03

OOC预警!!

默空粮食向。

写得很随意,医学方面没有什么考证😂

唉这章被我写得好无聊……

一点点默空的初遇,应该还会补充点……看着消遣就好,谢谢各位的宽容😂

原因不明的全身性肌肉萎缩,这就是一连两个月来始终困扰着默苍离的病症。纵然他的主治医生杏花君经验丰富,在数次会诊后仍然难以确定病因,只对他说,这种疾病目前表现出的症状类似于重症肌无力,危险程度则可能更甚——鉴于病情的复杂性且没有先例,苍离啊你还是放下研究室的工作,老老实实地长期住院观察比较好。

默苍离自己的专业方向是九界古典文学,医学上的事他是不懂,但这不妨碍他听从医生好友的忠告。一个月前他入了院,按诊断结果作轻度肌无力进行治疗,半个多月后,本已...

【金光/默空】silently vivid 02

ooc预警!!!!


*默空粮食向


@雁序纷飞 勉强挤完第二章,体能测试加油!(。)

02

这位默先生,据说年岁与史艳文相仿,面貌却显得出奇的年轻;对于个人以及房间环境的整洁也有着异乎寻常的严苛要求,仿佛与他谜一般的面相是某种奇异的呼应。对于史仗义生活习惯上的各种不拘小节,他只说在青春期过于放纵自己如此邋遢着实有害于少年人今后的漫长人生,而史仗义总是默默在心里反驳:明明是你有洁癖,无药可医的洁癖。

对,是在心里默默反驳——即便平日多话如史仗义,在默先生面前也不得收敛一些,以免自己不恰当的言辞在不恰当的时候勾起这位教授的谈兴,将他那总能给你意外之喜的锋利口舌以手术刀般的精准捅进他飞速旋转的心眼儿...

【金光/默空】silently vivid 01

说明:

算是默空忘年交吧😂

随便写来给沉迷嘴炮组不难自拔的基友😂😂😂

人物关系和原剧差别挺大……小空单纯是先帝的养子,和SPA俏俏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01

今天的阳光很好。

深秋的清晨空气很凉,所以史仗义差不多是被冻醒的。

他下了床趿上拖鞋,又把球鞋和袜子从床底拉了出来。正要穿,目光无意中扫到鞋底沾满的泥巴,又犹豫了。

上次帝鬼来探病,忘记把这双鞋交给他拿回家洗一洗了实在是失策。——那天恰好是他生日,好脾气宠他又出了名的帝鬼带来一台崭新的游戏机作为礼物,还陪他在病房里待了整整一下午一晚上——两人轮流打着上月刚发售的《魔世远征纪3之邪皇再临》直到帝鬼不得不回去加班才停下。

史仗义拿起厚夹克,披在帝鬼宽阔厚实...

1 / 2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