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远行客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金光】山海无歧



时间线非常交错的默欲CB

真是⋯⋯我在写啥_(:3」∠)_

只是突然觉得比以前更喜欢su——相了(。

在尘世里,他已经是个无畏的证道者了。所以又何必执着于天际高飞的凤凰呢?




-----------------------------



也许欲星移现在也不会在意,究竟当初钜子和九算,谁的选择才是正确了。纠缠于一个问题的是非,毕竟像是孩子才会做的事:执拗、纯粹而坚决,当然——也短视。

他们曾以为自己选择的路通往理想之国,但随后的旅程证实,路途上的每一步明明都陷阱丛生。所谓光荣,自古以来总与荆棘同在,他怎么能忘记了这一点呢?

及至后来,理想的光辉渐隐,因为荆棘丛着实深密,斩断它们成为了旅程本身的意义。他一次又一次折剑、低头,几乎再不复启程时的一丝意气风发。从前以希望和憧憬引路,而今信念却只剩下了一个——走出去,抵达后才有一切。

改革推行得艰难,令他在随后的风波里被当作野心家;海境动荡的一夜之间,远去的故人纷纷回返,都宣称师相的作为曾经冷透他们的心,如今又使他们胸中的怒血重燃。

世道莫测,人心反复。

——通往墨之一国的道路是如此,钜子所选择的那条路呢?

欲星移知道世人对默苍离的评价。狼子野心、工于算计、冷血无情、不择手段⋯⋯比他自己所得到的流言更刺耳、充满更多不加掩饰的恶意,但细一想来,他们终究被归作了同一种人。

一个跋川涉水,于潜礁暗流间证自己的道;另一个则更直接而决绝,携一腔孤愿化身飞沫,于狂澜吞天之际投入无边沧海。

并无人预见他们的结局。在多年前做下选择的那一刻,他们相背而立,心中却有一个相同的念头。

此去无悔,不归。

如此当年那争执便更像蒙童间无谓的纠缠,善恶与忠奸从未显得那样苍白而无意义。不必再等到盖棺的那一刻,抉择本身已是定论——

他们是一样的人。求不同的道,却一样毅然决然,一赴天涯,一至海角,剑指悬崖绝壁而不回头。





评论 ( 3 )
热度 ( 41 )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