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枝折雪长埋。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金光/默俏】识君 6



6



很快,苍离就知晓了这位收留自己的好心人真实的身份。

俏如来温和周至的关照,自然地让他心底萌生了依恋,虽然有时也疑惑自己同他「师尊」的渊源,但他不问,俏如来也不答,这疑问便仿佛不存在,反而沉淀下来,成了维系两人关系的纽带之一。


俏如来看起来仍然显得很年轻,神情却总是化得很淡,收在他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里。两人的年岁仿若父子,一路相伴又好似师徒,但俏如来从不让苍离唤他师尊。

他说:“我本名史精忠。你就按这个俗家姓名,选你喜欢的方法叫……好吗?”

当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为何刻意回避师徒之称?苍离听去了,望着面前纸上刚刚落下的字迹,觉得摸不透这位先生的心思。

他虽头脑聪敏,终究缺了太多父母与先生的关爱教诲,诗书文字的基本功仍是薄弱。那端秀的「史精忠」三个字,是俏如来把着他没受伤的手,一笔一画写就的,等他自己拿过笔、重摹一遍时,字迹中就透出了一股令人忍俊不禁的稚拙来。

史、精、忠。不陌生,也不是熟稔的组合。三个字在他舌尖无声滚过,出口变作一声“史先生”。

这个称呼他倒不怎么生疏了——平鸾村那位姓谢的老翰林还未疯时,也曾指点过他识字,他就随着其他孩子,也叫他先生。但这一点缘分着实太浅,一连串无妄天灾之后,只半炷香工夫便被斩了个干净。

新的善意如今滴在了他的掌心,他微觉得莫名,那位钜子先生却好似认为这是水到渠成一般自然的事;他便好生地举起那一捧恩露,感到它在手心轻轻地颤动,从温暖逐渐到滚烫。


“先生……”他抬起头。

“我想继续识字读书。您可以教我吗?”


俏如来忽然微笑起来,弯下腰将他抱在怀里。他面容素如静水,破开了头一层涟漪,随后便一道接一道,连续不断地消去清寒、化作了跳跃闪烁的微光。

只是那欢喜之下,似乎换了些东西;有一刻苍离竟觉得,史先生的笑容里藏着一点悲伤,且明显得将要遮掩不住了——

而他接着便被圈在了一个成年人坚实的怀抱里。

“当然可以。识字,太容易了——想读什么书,我也都会帮你找来。”

史先生低声地说。

他感受到那承诺的郑重,心里的一丝犹疑便消散了,抬手攀上史先生并不宽厚的肩膀,回以拥抱;且心头有一种莫名笃定,史先生许下的,绝不仅仅是读书习字的权利——

虽然他也说不清还会有其他的什么,只听着几乎合在一起的两股心跳,以纯然的信任回道,史先生这份情,苍离当一生感念。



以一生许深恩,正是最天真的少年情怀。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