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枝折雪长埋。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刚刚在一言的主页看到的:

「理解得越多,就越痛苦。知道得越多,就越撕裂。但是,他有着同痛苦相对称的清澈,与绝望相均衡的坚韧。|勒内·夏尔」

怀疑流泪的机能已经萎缩了,我为什么没有看完这句话大哭呢。我明明能感觉到心里有一座冰山在崩裂,但是为什么还没有冰冻的碎片砸来,为什么还没有带腥味的咸水来淹没我。

原来一直以来我崇拜的都是将自己穿在荆棘上的鸟。我为什么这么残忍啊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