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远行客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琉璃前路

想了一下今天加工颜色废料时黄老师的发言……突然觉得有句话她说得好对:

「俏如来的脆弱可以直击人心」

他从来样样都优秀,一直在变得成熟,但是留在印象里脆弱的那一面始终都无法被抹掉。


在那些还没有被打磨成型的日子里,他最容易被碰触和安抚,痛苦和困惑也是藏起的少,流露的多。而默苍离需要他成为一个超凡的智者,让他在许多重意义上渐渐地远离了人群,包括通过铸心去用非常的理智克服寻常的感情。

这样的情况下,脆弱的情绪本身也渐渐失去了意义……甚至其他一切与软弱有关的情感的意义都被削弱了,或转化成了别的形态——例如可以平静地向他人陈述的一个故事、一对取舍或一段因果,像他对李剑诗解释自己如何看待太虚海境这一次动荡的收场。

他的脆弱没有消失,但是不再只属于他自己。以前他可以凭借软弱的情感从别人那里得到安抚,现在却换成了别人扯住他软弱的蛛丝马迹,向他讨要解释。

会在意他的感情的人,除去四处离散的血亲、远在东瀛的赤羽,现在就只剩下修儒了。

虽然大家都在经历着「长大」的过程、慢慢地失去恣意表露情绪的权利,但身为钜子、史家人、中原盟主、最年长的孩子,他似乎也是格外形单影只。

也好像越来越难以触摸到。

下一个血继之日,他的身边会留下谁呢。


知交本寥落,还向江海寻。

评论 ( 8 )
热度 ( 48 )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