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远行客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金光/默俏】你我



说明:


*默俏CP向,活着的人思念故去的人。

*OOC,可能有雷,辣眼睛渣……

*蝴蝶是从小被俏哥抱回家养的萨摩耶,名字其实和凤蝶没有关系😂




----------------------------------------------------








阳光很暖,将青草晒出浅浅的清新味道。

这样的氛围,很适合找一片柔软的草地坐下来,再给自己一点时间,什么也不想——虽然有违默苍离一贯的作风,但这一次,他竟然有些犹豫。

他停下脚,抬起头,望向眼前浅浅高起的草坡。四五个孩子正在上面打滚玩闹,笑语晏晏,远远地传进教授耳里。

默苍离听了会儿,忽而意识到自己方才走了神。低头看看脚边,恰对上蝴蝶圆溜溜的眼睛;狗儿望见主人,便咧开嘴吐出舌头,尾巴也摇得带劲起来,模样十二分的诚恳,让默教授最终也败下阵来。

“你想上去,我们就去坐一会儿。”默苍离轻声道。蝴蝶歪歪头,靠过来蹭他的裤脚,便往那草坡上慢慢爬。

默苍离也跟着她走,步子不紧不慢。蝴蝶翘起的尾巴仿佛一根白色羽毛,在他眼前飘浮着,也搔得他心头有一点痒——如同肌肤被太阳亲吻时的感觉。默教授忽而浮起个念头:自己此刻,大约是有一些开心的。

他垂眸,看见自己细长的影子在绿草上投下阴影,落在蝴蝶毛绒绒的背上。狗儿不时地扭过头看他,吐出舌头微笑一般,他也未意识到那双乌油油的眼瞳里,自己的嘴角正挂着一点笑意。

也难怪俏如来会那么疼爱蝴蝶。她的眼睛的确酷似年轻的主人,一望而去,总是坦诚而温柔。


草坡顶上有一棵大树,冠盖浓密,造了一片极好的荫凉。默苍离坐在树荫下,松开了蝴蝶的项圈。蝴蝶抖抖毛发,往四周看了看,似是很羡慕那些玩在一起的孩子们。

默苍离为她捋平脖子上翘起的毛,拍拍她的背,示意她可以去。蝴蝶眨眨眼,却走回到他身旁,挨着他端端正正地趴了下来。

默苍离心头忽然有些沉重。“去晒晒太阳罢。”他说。但蝴蝶并不动,反而向他挨得更近了一些。

他知道,蝴蝶是想陪着自己——在这阳光照不到的、寂静无人的树荫下。他们已经相处三年多了,他了解蝴蝶平日里有多乖,只是像今天这样……对于她的体贴,他竟感到一丝忧郁,而非纯然的感激了。

明明渴望着跑到阳光下去和人玩耍,最终却还是决定留在阴影里,待在他这个孤僻的继任主人身边,想要分担他一个人永远也消耗不尽的、无边的安静。——她怎能懂得这些呢?

莫不是自己的沉闷,终于还是把她传染了?默苍离想。若真是这样,那可是……真的对不住蝴蝶、更对不起俏如来了。

三年多前,俏如来去世后,他自作主张地将蝴蝶从史艳文那儿接了过来,却没能让她继续享受无忧无虑的日子。——照顾除自己以外的生物,这一门功课,也许他真的要很多年后才能及格。

「在待人接物这一方面,我有信心一定比老师做得好。」

他忽然想起,有一次俏如来曾这么说过。

那时自己不以为意,习惯使然地抬头瞥他一眼。俏如来的目光非但不似平常躲闪,反而弯了眉眼,微笑着回望。

「下次小组seminar时,希望你还能这般自信。」

青年便微微地红了脸,吐了吐舌头,又低下头去书写报告提纲了。一瞬间他又变回往常那温文而恭谦的样子,方才短暂几刹的笑语,仿如流星,过眼而逝。

但那一刻,其实一直只是沉睡。一朝复苏,回溯闪现的片段又岂止是无声而断裂的影像——

恍然之间,默苍离想起那天的阳光似乎也如今日般明亮、透窗而过的风里带着梧桐花的微香;而俏如来的气息轻柔且温暖,与他所隔的距离也不再是师生间交谈的客套与疏离——他仿佛就在那么近、那么近的地方,在他身侧,呼吸也与他相融,心跳也清晰可闻。

似乎他就是空气的温度。


默苍离猛然意识到,三年光阴的流逝,其实从未使回忆更难;死去的人,并未真正沉睡在心底矗立的墓碑之下……


当往昔凝成一页页诗行、将被收进记忆的角落里永久封存,他早已融入那些字句中,成为抹不去的韵脚。


虽不可见,亦不可磨灭。


——这竟是思念。


原来。


倏尔风起,长久而混沌的梦终被吹散。



蝴蝶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将毛茸茸的脑袋搁在他的膝上。默苍离垂眸,只见她深黑的眼睛里有着一点点细碎的阳光,仿佛是星星降落在里面。

而他不知道,那里面是否也有着遗憾和悲悯。

他只能伸出手,像俏如来曾经指点的那样,轻轻地为蝴蝶揉着耳朵。蝴蝶被伺弄得舒服,眯起了眼睛,一脸心满意足的慵懒;接着它仰起头,热乎乎的鼻息喷在默苍离的颈窝。


阳光的味道似乎在它的皮毛上更浓郁而温暖,默苍离便抱紧它——俏如来说过蝴蝶喜欢被人拥抱,不用说,他自己一定无数次这样做过。

或许,也曾向它诉说隐秘的心事。



「——我看到默先生的时候……大概就像蝴蝶见到阳光一样欢喜。」



“——这时你若也在场,便再好不过。”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