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远行客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金光/默空】silently vivid 03

OOC预警!!

默空粮食向。

写得很随意,医学方面没有什么考证😂

唉这章被我写得好无聊……

一点点默空的初遇,应该还会补充点……看着消遣就好,谢谢各位的宽容😂








原因不明的全身性肌肉萎缩,这就是一连两个月来始终困扰着默苍离的病症。纵然他的主治医生杏花君经验丰富,在数次会诊后仍然难以确定病因,只对他说,这种疾病目前表现出的症状类似于重症肌无力,危险程度则可能更甚——鉴于病情的复杂性且没有先例,苍离啊你还是放下研究室的工作,老老实实地长期住院观察比较好。

默苍离自己的专业方向是九界古典文学,医学上的事他是不懂,但这不妨碍他听从医生好友的忠告。一个月前他入了院,按诊断结果作轻度肌无力进行治疗,半个多月后,本已有了明显的起色;但杏花还来不及松口气,逐步好转中的默苍离却在某一日突发呼吸困难,紧急抢救了五个小时,方才保住性命。

那次手术之后,杏花便发现他的呼吸系统状况显著恶化,出现了早期的衰竭症状;更糟的是,从那以后,他四肢的无力与失控现象也愈发明显了。

默苍离便只能继续留在医院里,之前按部就班、在希望中一点点流过的半个多月时光,仿佛都变成了遥远的梦与玩笑。他手头一项还有关于中原盛朝诗体的独立研究,已经由于住院停滞了许久,如今也不得不继续无限期地搁置下去;头脑仍在活跃,躯体却仿佛逐渐步入无可逆转的冬眠——默教授面上平静依旧,内心的焦灼与失落,终究还是慢慢地滋生出来。

他发觉自己变得难以入睡而浅眠,随后便在杏花的允许下,开始使用一些轻剂量的缓解药物。而史仗义,就是在一个他刚吃了药躺下休息的午后忽然出现的。

回想起来,默苍离觉得自己与史仗义的相遇简直如同一场走在大街上被陨石砸中的飞来横祸。——据他事后所说,他是“无意中”勾坏了隔壁的隔壁床荡神灭崭新的毛线围巾而被愤怒的牛头尊追打并被迫上演楼梯间大逃杀,慌乱中看错楼层不小心跑进住在自己正下方的默教授的病房的。

默教授哼了一声,对这个解释不置可否。他只记得当时有人呼地推开门冲进来,一个麻利的就地翻滚藏进了自己的床下;接着另一个人更加风风火火地冲进来也想往病床下钻,奈何生得过于虎背熊腰,他一低头伏身,默教授就连人带床直接被拱开了五公分。

病室内瞬间铃声大作。值班护士长樱吹雪很快赶到,将史仗义和荡神灭都揪了出来——托荡神灭的福,默教授差一点没摔下床,好在人没有受伤。小护士将病人轻轻扶着重新躺好,见他面色苍白得厉害,还是给他戴上了输氧管。

默苍离似乎不太满意这种照顾,但最终还是顺从了这份好意。等一切收拾妥当,他忽然拉住护士的衣角:

“别叫杏花来。我没事。”

教授声音很轻地叮嘱着。


小护士带上门出去了。房间里重又安静下来,默苍离就听见外面模模糊糊传来一声嘶吼,不过吼到一半突然就收了声——大概被樱吹雪镇压了下去;他只来得及听清了“史仗义,你这小——”这几个字。

在病区大声吵闹,必定要受罚了。不过那个小的,估计也逃不掉吧。

默教授眼皮颤了颤,脑海里闪过护士长发怒时严峻如冰的面容以及她巧手做出的精致便当,终于慢慢地睡去。


——等他醒来时,史仗义就站在床边了。


樱吹雪站在这纤瘦的少年身后,一语不发。护士长个子并不十分高挑,但和她一比……默教授朦胧间忽然想到一样东西,是午间病号饭里清炒的豆芽菜。


“我来向默先生……道歉。”


穿着蓝白条纹病服的豆芽儿望着他说。默苍离看他的时候,他忽然咧开嘴,露出个带虎牙的微笑。

评论 ( 8 )
热度 ( 14 )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