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枝折雪长埋。
同人|主金光布袋戏

醉花阴06

……洛师兄小时候就这么可爱了惊了

叶衍:

好吃……


号寒虫:



剑三同人,双万花,花间X离经




暂时还没有正式全部投入这一篇,不定期更新。








走一段剧情,我知道大家比较喜欢看骄纵天真的小倩倩或者刷脸把妹的戚CW,可这段过度还是挺重要的,倩倩马上就出来了




而且这篇文里花花虽然是主CP,但我还是想展开来写写江湖里形形色色的人,因此一些副线也是免不了抢戏的_(:зゝ∠)_




哪怕是过渡段,也要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无话可说猜猜情节也行嘛】








前文:01/ 02030405








第三章  桑田碧海须臾改(一)








骊山一面以后,小皇孙李倩并没有来过万花谷。倒是汝阳王李琎自打那回认得了裴元,时不时便会抽空造访,在谷中结交了不少名士游侠,欢聚宴饮,诗酒作乐。




 




万花谷地处清幽,风光明秀,吸引了不少文人雅客来此游赏隐居。立派时日虽短,却很快成为了跟忆盈楼、长歌门比肩的风雅地,想要投入门下拜师学艺的人能从凌云梯外排到长蛇谷中转几个弯。人丁兴旺了,洛惊鸿大师兄的责任有人分担,慢慢能将心力放在药理和丹青上,跟着前辈师伯修习离经易道,进益得很快。只是他闲是闲了下来,奶孩子似乎也成了骨子里的习惯,许多琐碎明明不必再理会,一看到身旁一茬茬嫩韭菜似的小娃娃却又管不住手脚,隔三差五就满山谷收拾那些鸡飞狗跳的烂摊子,一边心累一边还吼得中气十足。




 




偶尔也有那么几回,外出采药的时候,他会在漫山葱茏中冷不丁记起曾经见过一两面的那个小皇孙。身份所限,洛惊鸿并不觉得他们还会有再见的机会,只不过印象中那个孩子的模样实在美好,令他忍不住要去想象,如今他又该长成怎样光彩夺目的少年。




 




展眼到了开元二十五年。




 




这一日轮到洛惊鸿在谷口的凌云梯旁值守。掌灯时分,谷中来往客人不多,他守在机关边上有些无事可做,便从怀中摸出一卷医书打算研习。下午有几个小弟子上树偷枇杷,一不留神掉了下来,洛惊鸿被匆匆喊去,又是裹伤又是哄孩子地忙前忙后,这轴《千金方》是临出门前方随手从架子上抓的。此刻打开来一看,才发觉是早已烂熟的几段。只好叹了口气,将卷轴重新塞回怀里,仰头默默望着暮色中盘桓的倦鸟发呆。




 




四月初夏,山谷中已经有了零零碎碎的蝉声,晚间歌停琴驻,益发显得空旷清幽。正自百无聊赖的时候,身旁凌云梯的机关忽而缓缓转动起来,继而吱嘎一响,一个高大的人影从梯中走了出来。




 




万花谷口的凌云梯直通长安,这个时间,多半是谷中的访客离山还家,极少还会有来人。洛惊鸿只当是万花的哪个同门回了,下意识地转头看一眼,旋即微微怔住——来者孤身一人,穿着件简单清爽的青袍子,样式不见多繁复,也未曾佩戴精美的金玉在身,却自然有一股闲散贵气浑然天成,正是近两年时常来访的汝阳王。




 




不同于从前来访时的意气风发,凌云梯的阴影下,汝阳王的脸上似乎凝着一丝沉重。洛惊鸿见他人站在风口,眉心紧蹙沉吟不语,正打算上前招呼,汝阳王李琎已抬起了头。瞧见洛惊鸿,亦短短一怔:“是你?”




 




洛惊鸿愣了下。汝阳王是曾在谷外见过他两回,可这两年数度来万花也从未表现得对自己有什么格外的印象,他一时意外,倒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所幸汝阳王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个刹那,即刻又道:“正好。小娃娃,你师父师伯可在?我有要事相商。”




 




洛惊鸿依言将他引往落星湖畔。汝阳王远远看见裴元,招呼也来不及打,匆忙上前耳语了几句,声音压得极低。二人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刚讲了两句,裴元已面色大变,抬起眼来震惊地望向汝阳王,嘴唇动了一动,强忍着心中惊骇继续听他往下讲。




 




汝阳王言明了来意,见裴元默然许久,心中益发焦急,施礼又道:“稚子无辜,我求你。”




 




“这如何当得起。”裴元惊道,连连还礼。良久握了握拳,吐出一口气说:“也罢。只是此事干系太大,我亦不能做主,终究要问过谷主才行。”




 




“这是自然,本应告知东方先生。”汝阳王道,“万勿再令其他人知晓。”




 




裴元点点头,遂叫洛惊鸿依旧去凌云梯边值班,又嘱咐他一切如常,汝阳王来访之事不可话与人知,说罢,两人一同向三星望月而去。




 




两人眉头压得极低,皆是一脸山雨欲来的凝重,洛惊鸿看也猜到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他独自退回谷口,心中也有些惴惴。汝阳王结交江湖人士,出行虽不喜带仆从,往常来时多半也都是呼朋引伴,乘兴而来、兴尽而归。没理由选这清冷人稀的时刻,更未见这般形色匆匆。




 




十二三岁的少年守着凌云梯,脑中默默转着这一切,尚无理清因果的头脑和心思,却已隐隐约约从那些反常的细节里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他说不清这猜想来源于何处,偏偏又在这时无端忆起那个天真无忧、着花豹玩耍打猎的贵族少年,并且从汝阳王着意遮掩的行迹中,本能地为他感到一丝不安与忧愁。




 




夜幕沉沉,新月当空。万花谷各间竹舍里的灯火点起又熄灭,末了只剩下摘星楼窗子里那一盏。一场密谈不知持续了多久,洛惊鸿吹着晚风,都快要胡思乱想着睡着了,这才看到大师伯裴元引着汝阳王,从逍遥林中一条僻静曲折的小路走来。




 




那两人眉目间的阴云并未稍霁,来到凌云梯下也不交一言。洛惊鸿起身为他们开动机关,送至谷口,方听裴元叹道:“昔日也不乏这等谗言,陛下却不曾为小人所惑。何以张老[i]罢相不过数月,就到了这一步。”




 




汝阳王的脸上仍写着重重思虑,闻言只得苦笑而已。过了片刻,似想起什么般开口道:“那孩子来了以后,旧日姓名不可再用。”他说着停顿了一会儿,眼前依稀浮现出不久前夜半乔装而来的贵族女子美丽而哀伤的脸——濒临绝境,那个额头斜点翠钿的妇人依旧维持着自己的骄傲与容光,唯独在自己询问是否留下信物的时候嘴角泛起一丝苦涩——汝阳王于是知道,她此来为了爱子,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沉吟一刻,汝阳王缓缓道:“他母亲说惟愿此儿从今往后远离樊笼,活得平安自在、逍遥随心——就顺了她的心意,叫逍遥吧。”




 




“逍遥,”裴元想了想,“虽不独特,却是个好名字。”




 




“是啊,”汝阳王抬起头,望向山谷上一钩纤细的冷月,那月光如刀,悄然斩落在这滚滚红尘间,任谁都无处遁逃,“兴阑啼鸟换,坐久落花多[ii]。自在逍遥,吾辈多少人求而不得。”




 




裴元哑然。




 




走过谷口一段小径,再往前行就是长安城南的官道,不可再送。三人停下了脚步,汝阳王亦转过身来,最后一次向裴元郑重道:“四下里眼线不少,我恐怕不能常来,那孩子,便托付于给你们了。”




 




“放心。”裴元正色。




 




“多谢。”汝阳王得到承诺,心里稍稍轻松了一点,正欲离去,目光又冷不丁划过洛惊鸿身上。停顿片刻,终于问道:“你可是当年跟着裴先生在骊山上采药的那个孩子?”




 




洛惊鸿懵懵懂懂地点头。




 




汝阳王眼中有一瞬间的欲言又止,末了,抬起手来拍拍少年的肩:“你是个好孩子,日后花奴来了,好好照顾他。”




 




这嘱托来得没头没尾,洛惊鸿呆了一呆,不知该如何应答。他默然看着汝阳王青色的袍子融入谷外漫无边际的长夜,求助一般又去看自己的大师伯裴元。




 




然而这一回,对待小辈一向耐心授业的裴元也未能给他解惑,面对少年茫然的目光,迟疑良久才简短道:“先回罢。慢慢你就懂了——这些事情,还是晚知道的好。”








——————TBC————————




[i] 张老:宰相张九龄




[ii] 出自王维《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岐王李范是唐玄宗的兄弟,也是宗室里有名的音乐爱好者






评论 ( 11 )
热度 ( 22 )
  1. 焚雪映归途叶衍 转载了此文字
    ……洛师兄小时候就这么可爱了惊了
  2. 叶衍虫虫飞上天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

© 焚雪映归途 | Powered by LOFTER